[欢欢喜喜八千春]醒来 -

来源:哔哩哔哩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9 10:05:37   浏览次数:0

 午夜,老源头收起了政治课本,顺势躺下,由于室唯一的室友结束了公务员考试回家探亲了,所以今夜只有老源头一人,或许明天,新年始来都是如此,突然的安静,让老源头清晰地感受到呼吸和心跳,,渐渐的,眼皮在承受了一天的各种汉字,数字,英文之后,重重地落下了。

 宿舍的声音又多了一种,偶尔的梦话,仿佛随时都会打破这份安静,黑暗似乎就在静待,随时准备吞噬周围的一切。

 很快,老源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那里,他一直和家人生活在一起,没有压力,一切都是那么的朦胧。

 “忽从梦中惊坐起”,看了眼时间,凌晨四点十三分,满头的大汗,燥渴的咽喉,没错,是一个可怕的梦,他很清醒,想忘记梦中的一切,可周围的黑暗让他无法平静,他想了打开台灯,学一会就会忘记了,可是他连开灯的勇气都丢失在梦中了,迅速将被子瞒住脑袋,一个密闭的空间总是能让人得到片刻的心安,但是这种心安随时会因为封闭而消失,“好像有一个人站在我旁边盯着我(老源头是上铺),而且越来越近,似乎随时掀开紧裹的棉被,用一把尖刀刺入我的脑袋”,老源头忙起身拉住了床帘,细想下此时自己不就住在类似棺材里面嘛!再次起身拉开了帘子。闭上眼,不觉间回想起刚才的梦境~

 他回到了家乡,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,邻居,街道,门口的那棵香椿树继续在坚挺着,这棵树可是比老源头还要大个五岁嘞!走出大门,站在十米宽的巷子,突然一头红棕色的牛冲了过来,老源头呆呆的站在原地,他想跑,但此刻,他已无力迈腿。爷爷总是在需要的时候挡在他面前,一个箭步冲向恶牛,手里还多了一把利刃,那刃很薄但,刀身很宽,在梦里格外的耀眼,刀把处连接着一根铁链,近战远攻似乎都不在话下,几个回合之后,恶牛的体力明显下降,瞅准时机一个顺劈斩,砍下了恶牛的头颅,丢失了头颅,恶牛也显现出原身,竟然是老源头的大舅妈。爷爷赶紧吩咐去姥姥家看看还有什么异常,并且交代这件事情先保密。

 外婆家依旧是安谧,但是这份安谧下竟有些冷清,进屋后仅有姥爷一人在家,几句交谈之后,堂姐回来了,说是要带着老源头出去逛集会,两人便出发了,路经一个陡坡,堂姐的身体慢慢在消失,此刻竟然有些透明,堂姐交代要把东西带回给爷爷看,随着堂姐的消失,老源头感觉自己的肩膀似乎被一个重物压着,背着一个正方体的盒子,里面的东西左摇右晃,好奇心驱使他必须打开看一眼,竟是堂姐的头颅,连着脖子倾斜的靠在盒身,老源头此刻已经害怕的丢失了魂,机械的迈步,一路呆滞的走到爷爷的诊所,但此刻爷爷寻也不见,俩姐姐,妈妈和姥姥刚逛完市里的集会,经过诊所,想着休息一下,看到老源头似乎不对劲,问是不是生病了,老源头大喊着冲进药间,二姐遂跟其后,老源头一五一十的把来龙去脉告诉了二姐,二姐领着老源头出了药间,老源头瞬间想到堂姐交代的盒子,没想到已经被妈妈和姥姥打开,两人均瘫坐在地上,双目无神,二姐见状搀扶着两人进入输液室,三人进入输液室的时候,老源头看到的分明是三个一模一样的

 自己,他们面目狰狞,假笑,老源头几乎要喊了出来,大姐望向老源头的眼睛,向众人说着,我从弟弟的眼睛里看到了好几个他自己。

 遂,忽从梦中惊坐起

本文为我原创

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